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死党妻也好欺
死党妻也好欺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苏宗佑是我的死党,又是由小学一直念至国中的老同学,虽然大学毕业后各
自出社会做事了,依然经常有来往。三年前我们都先后结婚了,由于尚在拼搏阶  a0 ^6 A4 K# L. B1 i; L3 S
段,因此还不打算生小孩,两对夫妻至今仍过着二人世界。

  因为我们是邻居,住得近,婚后也常常互串门子,两位太太混熟了,都当彼
此是一家人一样,有时他老婆煮了些好吃的小菜,会叫我们过去一起共进晚餐;: B6 X, |1 {, S4 ~/ P" }6 s( P
有时我老婆阿珍弄了些点心,也会拿些过去让他们尝尝。2 Z5 D5 g3 D. a  _6 X

  苏宗佑的妻子名叫嫣琴,身材特别夸张,前凸后翘不在说,尤其是胸前那对
奶子,简直可用「巨乳」来形容,根据目测估计,起码有36F以上,在路上引# S3 n) A% r0 D( s5 x0 m
来那些色迷迷目光的回头率,绝对称得上是首屈一指。她留着一头垂肩长髮,尖
尖的下巴、弯弯的柳眉,笑起来朋友们都说她有几分神似大陆影星巩莉。
. d: k8 j* x& f* q% I' @( }  ^0 R! y2 }
  我们两对夫妻在閑谈中偶尔会扯到一些有味话题,嫣琴那对大奶往往是我们
嬉笑的对象,私底下我甚至还对宗佑开玩笑说:「嘿嘿,你老婆的咪咪确实是人
间极品,要是我能有机会摸摸可真是大开眼界了!」4 n% f% f+ a% e. D6 `
1 }, [% T2 B) P8 i9 _) N7 t0 {. {/ j
  每次我这样说时,宗佑準会也开玩笑地回我一句:「你老婆那条小蛮腰不也
迷死人幺!有时想到你们在床上恩爱时,阿珍的纤腰在下面扭呀扭,还别说,我
的老二马上就会翘起来呢!哈哈……」

  虽然熟归熟,但男人之间这些互讨便宜的说话固然谁也没去当真,更不会蠢
到回家向老婆直言。说真的,当听到别的男人对自己妻子赞美时,尽管语句里有
点暧昧成分,心里难免还是会暗自乐滋滋的。

  可是直到最近,我开始觉得妻子的行为变得有点古怪,每星期总有一两天要7 h! Z4 l" Y9 m3 T4 R$ b
到差不多天亮才回家,打她手机又不接,一回来衣服都没换就匆匆进浴室洗澡。
据她说是和姐妹淘去唱KTV,可能声音太吵听不到电话响,而且一晚玩下来累
死了,所以才赶快洗澡睡觉。对她的说辞我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人有社交  K* C! r1 z6 x' s0 \
活动并不是坏事,只是有点想不通,她一向连流行曲的歌名都经常搞错,怎幺突) f+ d4 Q7 F4 T3 n) `# _
然间会对唱KTV産生兴趣?

  渐渐地,开始有些閑言閑语传进我的耳朵了,有朋友说看到我老婆和宗佑一
起逛街,两人举动甚为亲昵;过不久还有人来打小报告,说亲眼见到他们拖着手# x  E+ U4 F: N6 v
从一间专供情侣幽会的旅馆走出来。

  我逐渐醒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虽然心里自我安慰他们都认错了人,但还是. e8 Q2 C& p- I1 @" S0 {: o* W
忍不住找一晚老婆又出去唱KTV时过去宗佑家求证一下。
6 k' _/ h) U0 m2 T
  不出所料,宗佑真的不在家,只得他妻子嫣琴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我把收集
来的道听途说向她和盘托出,刚开始嫣琴还认为我怀疑她丈夫和我妻子有染是太9 ]* L' T. c6 R4 n
多心了,可是当我列出对上几个星期阿珍通宵去「唱KTV」的时间,恰好和宗, P3 g9 A5 [email protected] |  I
佑「在公司加班」至天亮才回家的日期吻合,这才不得不对彼此配偶的忠贞作出/ w3 g( ?) d$ _. T: H
重新估量。, B# A7 P2 A2 g/ U

  我真不愿相信仅结婚三年的妻子这幺快就红杏出墙,而且奸夫还是我认识多6 R- L; k+ l) b; u9 Z
年的死党兼好友,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沈重的打击,尽管我们平日说笑间口没遮
拦,可一到戏言变成现实时,那种失望、沮丧和彷徨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词语
来形容的。
0 Q- }; }! X  Q! y$ f/ o
  嫣琴沈默了一会,突然问我:「宗佑有对你说过他后天要到新加坡出差三天
吗?」我脑子里登时「嗡」的响了一下,瞪大眼望着她:「什幺?阿珍刚好报了
名跟她那帮姐妹们到新加坡旅游三天,也是在后天出发!」
. G+ y: @: A- f
  一切都太巧合了,条条线索均指向我推心置腹的死党早已把我老婆弄上了床
的事实,看来外面的流言并非空穴来风。我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对奸夫淫妇在床6 \% v0 E6 L" [% E  G2 |4 x( k
上翻云覆雨的画面:宗佑抱住我老婆的屁股替我行使着丈夫的义务,把他那根粗4 \! l7 q1 Z! V9 W7 Q* w. l
壮的肉棒在她阴道里用力抽插,而我那可人的妻子在他身前扭摆着款款纤腰,迎
合着自己丈夫好友的肆意姦淫。4 g) h. _# t8 b  s- ~



我甚至能推想得到,两人在性交至双双达到高潮时,宗佑一定会毫无顾忌地/ R% V$ @$ Z! J# i, @$ n( {' Y2 x8 N
将精液射入我太太阴道深处,因为他知道我和他一样,为了事业暂时不要孩子,
故此双方妻子都有吃避孕药,即使体内射精也绝无后顾之忧。! L  {7 d8 q3 B. w# C

  也许嫣琴脑中这时也联想到与我差不多的情景,她虽然默言不语,但眼眶中0 {3 q, V: M4 A$ |4 Y! K4 w4 F$ T
明显地已在闪着一丝泪光。我坐到嫣琴身边,把她拥进怀里以示同情与安慰,她
紧紧抓着我一只手偎向我胸口,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时之间都把对方视作精神支, h8 b, k  g& K8 S: H% x
柱,彷佛溺水之人突然捞到了一根稻草。( I& R" w. f: y' J9 {( G

  那一晚,我和嫣琴都在无奈、无助、无语中渡过,望着她胸前那对因气愤而
呼吸急促引至不断起伏的大奶我百感交集,自己妻子那双小巧的椒乳已被宗佑抓
捏、搓揉过不知多少遍了,可他妻子这对巨大无朋的奶子就近在咫尺眼前,我却
只能观赏而不能亵玩,上天对我真是太不公平了!8 w2 h9 i" R0 q6 I1 u
" z; U4 i5 v! {0 l3 h) \% G; v& D1 J  G
  日子很快又过了两天,中午妻子不让我送她到机场,说是先跟她那帮姐妹淘
会合后才一起出发,我也装作知趣地没有坚持,只若无其事地送她上了计程车后9 D( A7 I2 O, X3 w9 \! {9 w
就回家去了。( y2 L7 e* ?: w3 |  F0 v
5 B, }; X4 o* x' S1 I
  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胡思乱想,心里燥热不安,我脑子里一会儿出4 D( L, I; t8 }5 }  b: J
现老婆和死党在床上抵死缠绵的景象,一会儿又闪过嫣琴胸前那对起伏跌拓的大
奶……不知是受到老婆偷汉的异样刺激,还是忍不住朋友妻子一双巨奶的诱惑,' Q5 A* M% W% ~
不知不觉中阴茎竟在裤裆里勃硬了起来。6 t, m4 ~5 x( {  n3 u$ }

  一个汙秽的念头慢慢在我心中形成:宗佑,既然你干了我老婆,那幺我也要
你妻子的子宫接受我精液的洗礼!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我的耻辱,只有这样才能扑
灭我的欲火,只有这样才能互相扯平!& x) f/ r! O% N% F
8 j1 ]: @! c( E/ \
  我过去隔壁按响了宗佑家的门铃,嫣琴照往常一样开门迎我进去,也许彼此2 d5 f* P: z" e- A1 p. i6 M
都心知肚明对方的配偶现在正卿卿我我地搂抱着去渡假,更能联想到今天晚上在
新加坡某间酒店的睡床上,两人将会如胶似漆地共携云雨,我和嫣琴的表情都有
点尴尬,有意无意地对今天的事只字不提。. J& l- i& P1 `

  嫣琴奉来一杯香茶招呼我在沙发坐下,她则坐去另一张椅子上默默陪我看电1 O+ n! v1 }8 V4 Y5 ~3 b/ j- L
视,萤幕上的剧情根本没进入我眼帘,脑子里出现的尽是两条赤裸肉虫在表演的  M2 ^* @# @% H0 s) L$ ]" G& k8 Y
春宫戏。这三天内,他们会性交多少次?一定起码打四、五炮了,甚至会更多,
六炮?或七炮?相信直到我妻子的阴道里装满了宗佑的精液,一对奸夫淫妇才兴
尽而回。+ |& ^, I! y) r% l" Z
) K/ u5 g4 [% T% |7 b: y6 o
  脑子里的淫糜幻象刺激得我血脉沸腾,小弟弟开始逐渐昂头而起,偷眼望望
嫣琴,她那对傲人的奶子从侧面看过去更形巨大,令我下体充血得更厉害了,我: V  k+ f: [' A8 i* V2 K
起身站到她背后扶着她肩膊问道:「琴,宗佑不在家,剩下你一个人不会感到挺! ^6 _. W) A0 n( K' C1 b& [
寂寞的幺?」
( W( Q! Y! z. A/ d9 e
  这句话我故意说得带有点挑拨性,直捅要害,一来离间她和宗佑的感情,二" x' R8 m0 A7 n8 U5 f$ p5 a. ?, K
来让嫣琴对丈夫瞒着她与我老婆偷情而心怀不满,若是因此令她産生报複心理,
乾脆劈腿跟我也来一手,那我就可以乘虚而入、一偿宿愿了。

  嫣琴调过头来微笑着说:「男人事业为重,工作忙是上司看得起他啊!况且
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也习惯了,看看电视、上上网,时间一下子就打发过去。」
( r9 z4 v8 W* p9 b( n9 N
  我见她还不愿面对现实,于是再用言语去挑起她的伤心事:「嗯,你老公当
然忙啦!白天要顾着工作,晚上又要顾着跟我老婆亲热嘛!」说着,双手越伸越
下,逐渐向她胸前那对大肉弹逼近。

  一戳中她内心的疙瘩,嫣琴的脸色立即变暗了,幽幽的说:「你们男人就是+ O+ B% h! Q- T  ^- f; j: m" \4 L
贪新忘旧,早知宗佑这幺花心,我当初才不会嫁给他哪!」被勾起的心理创伤,
竟使她毫不觉察我双掌已经按在她两个颠巍巍的乳房上了。+ Y" S, h2 [+ i

  「嘿嘿!不嫁给他,那我岂不是有机会了幺?」不由分说,我一把撩起她的
裙子,十只指头随即紧紧握着她的两颗大奶,在掌中肆意地把玩起来。  r  ?/ v+ Q" C4 U; z( R2 B4 P
2 H8 E% K! m( {# g
  嫣琴今天穿着一条蓝色的齐膝连衣裙,此刻已被我撩高到脖子下,绣着浅蓝  I3 ~. @  s9 j& q
蕾丝小花的白色乳罩整个暴露了出来。她一对奶子实在大得难以置信,我整只手
掌握上去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索性一边用力揉着她的乳房,一边顺势把乳罩( W' \* H% N; p  b/ B
往下推,让两个奶子解除束缚,任由我亵玩在指掌之中。; E" I$ }' O3 u# _0 `" H$ g# K
) b* ?& l) ~9 A% j( t" ?  D7 j3 ?
  「别……别这样……快放开手……」嫣琴说着身体左右扭动,作势想摆脱我2 q8 z* w; {3 m$ f
双手的侵袭,可是凭她挣扎的力度和表情,我知道这个抗拒性的动作只是出于矜& L. f7 J* T$ A( @! x
持的本能罢了,心里其实并不反感,我猜甚至还蛮期待的。女人的忌妒心一旦爆7 W) W8 Z4 X4 u; q, \
发出来,天晓得她会对不忠的丈夫作出什幺样的报複行为。1 f, k9 L5 L0 @4 g
9 r" Q. k- l4 v; P0 m5 R
  我托着她的大奶左揉右搓,不时还用手指捏着两粒乳头扭拧一下,嫣琴被我+ Q) A: T9 r9 ~
挑逗得开始燥动不安了,「嗯……嗯……」地低声呻吟着,屁股也在椅子上难捺
地筛摆,以至内裤裆部都被扯歪到一边去了,卡在大阴唇侧,整个小穴都露了出
外而不自知。% Z. s& V$ x: Q
$ v" [( E" j/ ?" ~
  渐渐地嫣琴终于屈服在我的「五指神功」之下,不但不再作出无谓挣扎,还
自动挺起胸部好让我玩弄得得心应手,迷蒙媚眼闪射出色欲火花,葡萄般大的乳
头也硬胀凸了起来。这个死党的老婆已抛却一切出轨顾虑,既然两个大奶已经成
为我掌中之物,看来接着可以再下一城了。

  我一边继续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绕到她身前準备作下一步行动,想不到刚
刚站好,她已急不急待地伸出手来脱我的上衣了,我乐得美人自动献身,当然加- i2 J5 i' A5 d
予充份配合,弓一弓上身让她把衣服拉到头顶脱掉,再把下体靠到她跟前,里面
硬梆梆的老二早把裤裆撑得高高的,提示着她要做的第二个步骤。! C5 B, y: \7 \1 g: g4 x5 o; `" _
( Q: @+ H' }  c  r6 s
  我胯下隆起一大包的帐篷似乎对嫣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她把手覆在上面摸- K( |- b2 s4 o% l# q6 \
摸,再抓一抓,接着便很识趣地解开我牛仔裤的钮扣,双手持着裤头往下一拉,
我翘起成擎天一柱的鸡巴马上霍的一声挺立在她眼前。3 T7 y6 U" o+ E6 I9 ~( M9 }  E9 d
3 f5 m, o4 s+ P& E+ k% B5 ^' \
  嫣琴擡起头望望我,娇羞地妩媚一笑,手就慢慢伸到我两腿中一把将鸡巴握+ z! A9 r2 C% W7 @% ]7 o
住,随即温柔地上下套动起来。我扶着她的脑袋拉近自己胯下,嫣琴低下头去,
先用舌尖在龟头上舔撩几圈,跟着就把整根鸡巴含进口中。% G  i7 {+ k' z, E4 J" Q
) l3 p3 G; x3 k) J) E0 T0 v# ~
  我一边享受着老友妻子为我作口交服务,一边为她的性慾加温,不断将两个/ z2 N# N" u+ ^1 W5 m9 V# A2 r
乳房轮流握在掌中搓圆按扁,揉弄成各种变化多端的形状。嫣琴鼻子里「呜……  x. H8 ~# P. v8 j& a5 u* v/ J2 d0 O
呜……」的哼着,嘴里卖力地吞吐着肉棒,使我的鸡巴更形胀硬粗长,青筋一根& M& J# R3 O- j" x. X: W7 Q( N
根陆续凸起,绕满在包皮四周,为攻占她最后堡垒作好热身準备。
' o- X! B5 K; g) E% @5 _* ~5 Q& T
  我伸手到她阴部摸摸,潺潺滑液已经漫溢而出,是时候了,我顺手将她的内' {, ~6 c+ G/ d/ i) m+ l) W- A
裤脱下,先揉揉她的阴蒂,待她难捺地扭动着屁股时再将手指插进阴道里出入抽+ T6 X6 d4 K4 B
动几下,嫣琴立马「啊……啊……」地呻吟起来。嘿嘿,看不出这个平日端庄、
娴淑的友妻,一旦浪起来竟变成如此饑渴的骚货!
2 u% \4 [) E! `  p
  宗佑啊宗佑,我的好老友,我的好死党,你现在搂着我老婆在床上风流快活+ K* I' q, s' Q) [7 \
之时,没有想到我也对你老婆做着同样的事吧?念书时我们经常一同共吃一个便3 z. F' l/ [! z' v) v& J; R* q+ K, E
当、一同分享从家里带来的水果,又怎幺会料到长大后连妻子也互利互惠,彼此8 K1 b/ r% |0 i, a* V# h9 m3 {7 [
为对方枕边人满足性慾上的需求呢?

  我让嫣琴站起来,换我坐到她那张椅子上,然后要她背转身坐到我的鸡巴上
用骑马式做爱。嫣琴这时已经被我逗弄得欲火高涨,对我的指示有求必应,一切
都豁出去了,恐怕我这时突然反悔不去干她,她还不肯放过我呢!
+ L( ~( L% _# E- N* ^3 J
  嫣琴乖乖的依言转身翘起屁股靠过来,我这时才得以仔细地欣赏一下她的阴
户,刚才只顾把玩她那对巨乳,此刻才发觉原来底下这个骚穴也是我最喜欢的类
型。只见她下阴光脱脱的只有一小撮阴毛长在耻部位置,其它地方都滑溜溜的有+ ?* [! v$ ~1 z, \
如小女孩般洁净,两瓣小阴唇紧紧相贴在一起,看来这段日子里宗佑只顾着埋头+ o$ h9 ~, c. t" t/ h, G/ N
在我妻子的小穴中耕耘,自己老婆这块良田却疏于灌溉了。
6 ~5 }7 f6 F7 M3 |7 ?% y
  我拍拍嫣琴的屁股,然后扶着鸡巴校好炮位,她立即会意地张开双腿跨过我' m! j( l" T1 l/ E# F
腹下,再用手指撑开自己两片小阴唇。哇靠!一洼白花花的淫水早已屯积在阴道/ o' P1 n1 X, p' v" e$ I
口,只要她稍微下蹲,我那朝天直竖的高射炮马上就会借着液体的润滑,势如破
竹地直捣黄龙,进入一向只有宗佑独享的私人园地畅游一番。
6 e& Z1 H2 }! \$ f3 [
  我捧着嫣琴的屁股帮她支撑体重,她则合拍地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準自己阴
道口,然后慢慢坐下,把我粗壮的鸡巴一寸寸地纳入小穴内。喔!煞那间一圈又9 [$ ~6 E! L3 |: T
暖又软的肉壁把我的阴茎团团围住,舒服得我脱口「嗯……」的闷哼一声,禁不% m$ F* F% r$ k+ @# O0 r
住暗暗使劲往上挺了挺,以加快鸡巴进入的速度。; F( q( H* s0 P. c5 p, c/ G

  当肉棒全根尽没,我硬朗的龟头顶触着嫣琴阴道末端软软的花心时,两人都. ~' Y, X( g0 e" w# ^5 k- k
不由得张嘴「喔……」地畅呼出来。我按着嫣琴的屁股不让她开始套弄,想再享- H) M, o. g0 c! }
受多一会小穴里紧迫的美妙感觉,不知我老婆的阴道是否经常被宗佑和我两人轮
番使用,已没有新婚时那幺狭窄了,而嫣琴的小穴却被冷落多时,能保持着如许& I5 m# o- a/ B7 R3 z
鲜嫩,看来不无道理。
7 t0 {" C& r; e9 A4 T8 O* |9 e+ v
  我鬆开抱着嫣琴屁股的双手,改为上移到她胸前握着一对巨型肉弹搓揉,嫣
琴也抓紧时机开始上下挪动,用阴道吞吐着我的鸡巴。一波波快感像涟漪一样由
我俩交接部位向各人体内扩散,「噗滋……噗滋……」的悠扬音韵也随即奏起,7 w* y4 M% d& W5 g# h
原来偷情的感觉是这幺刺激,难怪宗佑会整天沈迷在我老婆的肉体里了。

  从鸡巴上传来的美快感觉不断增加,令我情不自禁地握着嫣琴那对大奶也抓3 C( k6 K' ~  z
捏得越来越肉紧。久违了的性交快感让嫣琴舒服得闭上双眼、咬紧嘴唇,忘情地3 Z5 ^  z: G/ x
死命耸动着屁股,藉由两具生殖器官的剧烈磨擦尽快让自己尝到高潮的滋味。1 \: v9 I. q+ V7 w! o
+ t/ t* u  ~& i9 W0 R
  我搓揉乳房的动作无形中为嫣琴对高潮的追求起到催化作用,高低抑昂的叫" Q9 ^0 U  T% c7 t% D+ K
床声开始由她的嘴里迸发出来:「啊……好舒服喔……怎幺你现在才来找我……" V( g( E$ v  ?4 O2 k" q9 f
让我不能早点尝到……你这根大鸡巴的滋味……喔……好粗……好长……爽死人
了……操我……用力操我……你才是我的真老公……干死我吧……啊……」

  嫣琴越干越浪、越操越骚,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熟悉的死党妻子了,是一副只
顾追求肉慾发泄的性交机器,是一个臣服在男人鸡巴下的蕩妇淫娃。从她阴道里2 X" E: c& {; q8 C+ E
渗出的淫水不断由两人性器交合的缝隙中泌出,沿着我的鸡巴一直流到阴囊下,
小穴也开始发出阵阵抽搐,一下一下地挤夹着我的阴茎,看来她高潮在望了。

  果不其然,再抽插多三、四十下后嫣琴就高呼起来:「天呀……好爽啊……
大鸡巴顶到我花心……我要丢了……嗯……嗯……不行了……我要死了……你干
到我泄出来了……快用力操我……操快点……呜……丢……丢了……」

  我捧住嫣琴的屁股迎凑着她升降的频率出尽全力把鸡巴往上挺耸,把她的骚
穴撞击得「啪啪」作响、淫水四溅,让她达到的高潮愈趋强烈、延续得更久,泄
得整个人都几乎瘫软在我的身体上。

  高潮中嫣琴的阴道一张一缩地痉挛着,让我的鸡巴享受到一阵接一阵时松时
紧的揉压感,同时她的子宫口也紧贴着我的龟头髮出像吸啜般的动作,让我精关
松驰,再也无法把持下去,满囊精液蠢蠢欲动,快将喷薄而出了。

  我不顾嫣琴还欲仙欲死地软躺在我身上品味着高潮的余韵,让她擡擡屁股赶( M+ E) t+ X4 N# l. n
快将鸡巴抽拔出来,强压下射精的沖动。虽然把精液灌满嫣琴的鸡掰是我梦寐以  ^4 C: z' s4 w- y/ @
求的愿望,但经过此役她已成我囊中物,日后想怎幺操就怎幺操,有的是机会,
我此刻只是垂涎她胸前那对大奶,极渴望用这两团乳肉包夹着鸡巴打次奶炮,尝- K4 A- i: v/ k8 o% q: i& p& T
尝用友妻的巨奶做乳交是什幺滋味。

  我起身站到嫣琴跟前,指指她的乳房,再指指我的鸡巴,她立即明白了我想
干什幺,一言不发就顺从地跪在我胯下,双手捧着两颗大肉弹把我那根膨胀得快- I8 A5 ]. v+ M% i4 V; r. p
要爆炸的鸡巴夹住,然后吃力地将乳肉挤向中间,用双乳形成的深邃鸿沟把整根% l" B; U  }1 H; {! k  v5 |
鸡巴包裹了进去。

  嫣琴这对巨奶可真不是盖的,偌大的鸡巴完全藏身其中还绰绰有余,幸好包
皮外面沾满了她的淫水,在乳沟中上下滑动就有如刚才在她阴道里做活塞动作,
一点也不觉得干涩难移,而且还有另一种独特的风味。
  k$ v: t4 a6 n: i
  嫣琴刚刚才泄身,遍体酸软,本来连动也不想动一下,但为了讨好我,还是1 m  m0 g5 J- H& f: _: |. E' @
勉力依照我的吩咐细心伺候,她用力抓住自己一对乳房紧紧夹着我的肉棒上下套
动,当龟头冒出乳沟那一煞,她还不忘伸出舌尖在肉冠上舔撩几下,那种全根阴+ r+ ?7 J5 D4 I* e
茎四处都受到刺激的感觉,舒服得我浑身打颤。

  刚才干她小穴时我已经频临射精边缘,现在这幺一折腾,把我强压下去的欲% D' W4 I3 i3 I# i1 T
望又再推到了临界点,精液在体内翻滚躁动,鸡巴膨胀得快要爆炸,龟头活像一
个剥了壳的红鸡蛋,鼓硬的冠状边缘在进退中不断擦颳着嫣琴两粒充血的乳头。: {- Z7 f9 C  `' p* r5 M5 G
& Z$ T' h8 e8 p& _1 }
  我们俩的呼吸都不约而同地急促起来,嫣琴「嗯……嗯……嗯……」地轻声
呻吟着,抓着自己一对巨乳用力搓揉,既可增加奶子与鸡巴磨擦産生的快感,又
使我夹在中间的阴茎受到更大的挤压刺激,把两人的情慾交流推向了巅峰。9 z' g" Z! X3 T4 U
, s! ^- _3 ~& L" }1 r
  「琴……我……我不行了……要射了……」喉头闷哼一声,鸡巴随即发出强
烈抽搐,我连忙将阴茎从乳沟中抽出,嫣琴也捧着两颗奶子托起準备承受精液的
洗礼。我快速套动着包皮,只觉腰一酸、龟头一麻,几大股热腾腾的精液马上像
箭一样由尿道口喷出,往嫣琴那对滑腻、饱满的巨乳直射而去。' i5 t: J" B1 s# y% j% K! n
* t& b% C& F4 K6 j4 ^
  眼前的景象相当淫秽:死党妻子一双洁白的乳房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了我一道
道还冒着热气的精液,而我龟头上还不断有残余的洨在陆续喷射出来。而最令人. B: w! l7 h, ]4 V
血脉贲张的是当精液淌到乳头上顺着乳尖滴下来时,看上去就好像奶汁从乳头中
泌出,有谁会想到那些竟是丈夫以外的男人打完奶炮后留下的精华。7 K4 x7 T& h# D0 c( U9 K& }6 y

  我握着仍未软下来的鸡巴沾着嫣琴乳房上的精液四处涂抹,让情敌老婆整个
大奶上都糊满我的子孙浆,在灯映下反射着既淫糜又悦目的光彩。. l2 ?( l" n5 Y4 e; G( ^

  一场淋漓尽致的乳交令嫣琴的欲火再次燃起,她难捺地扭摆着身体,捧着一
对让人把玩不厌的巨奶在我小腹上不断揩擦,嘴里「嗯嗯、啊啊」地呢喃不息,
宣泄着熊熊的欲念、需索着更多的抚慰。1 q" E7 p' |/ |' M; R8 z. c
! R; V9 A3 W5 x7 b7 S' l# ]
  我把嫣琴拦腰一抱,她也顺势用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我们一边热吻着,一边4 v7 b. x* n' C& U0 N
向睡房走去。将嫣琴轻轻放落宗佑的大床,我随即扑压到她身上,两人紧紧相拥+ d1 H! v1 Y" m2 ]/ O# r
着在床上滚来滚去,胯下刚射过精的鸡巴仍呈半软状态,嫣琴已等不及地伸手过+ K* P  ~* k. M& F, P3 j
来握住快速套捋,但求能在最短时间内使它恢複雄风,再好好桩捣一下自己那个1 N: w' X# ^5 J9 V8 s
骚痒到受不了的浪穴。+ h( V3 u4 Z2 U$ m2 I# K, ?

  这一晚,我在死党的床上替他履行着丈夫应有的职责,将他老婆操得欲仙欲
死、高潮连绵不断,床单上到处都是一滩滩黏糊糊的潺浆,呼天抢地的叫床声直
到淩晨时分才逐渐平息下来,嫣琴的阴道里、乳房上、口唇边全都沾满我浓稠的6 Y: E) g) [email protected] l% |( b
精液,直至我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了两人才相拥睡去。" J8 H" I/ i$ G& g
) J- n6 M2 k: o% u. j
  在我老婆与宗佑到新加坡幽会这三天里,我也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房子,我
和嫣琴像一对真正夫妻那样双宿双栖,两人都懒得再穿上衣服,日日夜夜全身赤% G" b* E8 f1 W) E. H
裸地一起进食、看电视,一起调情、做爱。
- O9 B) V* r2 t
  到最后一天,我做了连宗佑都还没尝试过的创举,终于攻占了他老婆的最后8 H! Z  E  Z) t' a* N' j! }
堡垒,除了阴户、嘴巴、乳房外,从未被开垦过的后花园也沦陷在我手中。也许
明天宗佑回来时仍为我妻子随他到外地偷欢而沾沾自喜,呵呵,却做梦也想不到6 U* C4 ?- r8 e8 S6 H  Q
经过这短短的时间,他老婆也成为了我胯下之臣。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