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真实的爱恋
真实的爱恋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那段时间去义乌非常频繁,认识她是在QQ的金华聊天室,我本着广撒网,细挑选的原则一直在那裏候着,已经记不清她是如何在我QQ的好友名单中的,唯一的印象是我们能偶尔聊上几句--因为工作性质相同的关係。我们聊天内容也是包罗万象,从义乌商贸市场的摊主到凡高和贝多芬的耳朵甚至到弗洛伊德的大脑,天马行空,逮着什幺聊什幺,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聪慧并且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女孩,值得一见。
就这幺断断续续聊了四五个月,非常熟悉了,告诉她我最近要来义乌,得到了她的手机,问她是不是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她说,她会请我吃她小区门口的烤白薯,特别的香,大冬天捧在手裏暖烘烘的,象个小火炉,嗬嗬,不过要我埋单(可爱的女孩子,我想),于是,送她一个昵称“地瓜西施”,逗得她又开心又生气。事实上,那时候我对她的身高体重年龄相貌一概不知,我知道,在义乌这样的城市,找到一个知道凡高贝多芬弗洛伊德的女孩子比找到一个养眼的美女要困难得多得多。(义乌的兄弟不要骂我,这仅仅的个人看法,至今我还是保持这种观点)  
到了义乌,早早料理完自己的工作,便拨通了她的电话“hey,卖白薯的小姑娘,你忙幺?”  
“哦,嘻嘻,是你啊,我怎幺成卖烤白薯的了?”(一阵铃儿般的笑声)  
“嗬嗬,有空幺,我肚子饿了,想你请我吃烤白薯。”
“哈哈,我差不多45分锺以后下班,你在哪裏?”
“颐和”  
“真腐败,住颐和,在大厅等我吧,我离你那边不远。”  
“see you”  
电话中的声音清脆裏带着一丝甜,干练中带着一丝娇羞,我猜她不会是一个难以入目的女孩子,放心了。(那个我最烦的迅哥儿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而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没见过麵的女孩子的容貌的)。  
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无比漫长,在颐和的西餐厅喝完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才发现时间只过去了半个小时,于是,又点了一根555,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凝视窗外的在寒风中等客的三轮车夫,不禁又有点唏嘘了,期间不时有美女走过,木然地向她们行注目礼。  
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后门艰难的打开,一双细高根的棕色皮靴伸了出来,接着看到一头微捲黑色的长髮,简单地扎了一个马尾,额头很光亮,化了淡妆,非常精製的五官,特别是眼睛,一看就知道是笑起来弯弯的那种,是我喜欢的类型。深棕色的麂皮短裙,高度在膝上半拳的位置,米色的小高领毛衣,很贴身,套一件浅棕格子的短风衣,拎一个和毛衣同色的米色小包。非常有品位的穿着,非常养眼的女人,在义乌这样的城市出现,给我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一个服务生过来给我换烟缸,同时,我的电话响了,是“地瓜西施”:“hello,我到颐和了。”
“hey,这幺快啊,我在西餐厅的落地窗前。”我一边应着一边拨弄着555的烟灰告诉她方位。  
“你是不是穿黑色的毛衣,短发,带眼镜?”
“你怎幺知道?”  
突然,眼睛的余光感觉到窗外美女的直视,擡头,看到她笑咪咪又羞涩地看着我,接着,遥遥手中的手机,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自己。  
我一阵心跳,是狂跳。我何德何能,老天居然这幺眷顾我?
冲她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马上欠身站起来,招手叫她进来。老实说,自己见过的良家不算少了,但是硬件条件这幺好的,就她一个,好到让我自卑了,义乌,真是一个喜欢给人惊喜的城市。
一分锺后,她坐在我的对麵,羞涩地笑盈盈,近距离的接触,不仅让我心狂跳不已,而且都口干舌燥。相信大家都有过见美女的经曆,本狼笔墨迟钝,不能描述其一二。
征求她的意见,给她要了一杯果汁,自己要了杯清水,开始调侃,打算驱散初次见麵的尴尬气氛。
“你这一身棕色的还真象一样东西。”
“哦,什幺东东?”(居然不叫东西叫东东,既然这幺顽皮,我也顽皮一下)
示意要对着她说个悄悄话,她很自然地欠起身子把头凑过来,我看清了她的耳朵,精製且干净,晕眩似的白,耳朵上的细小绒毛也显得特别可爱。  
“烤-白-薯-,哈哈”
“你。。。。”她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你见过这幺漂亮的烤白薯吗?哼-”她不依不饶。
“当然没有,我白活了28年,居然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幺漂亮的烤白薯。”  
“哼。。”还是气鼓鼓的。
“开玩笑哈,别生气, 哈哈-”顿了一下,很认真地说:“不过你的确很漂亮,不是恭维,我实事求是。”  
这下轮到她不好意思了,脸蹭地一下红了,好像有点不知所措了。
好像突然想起了什幺,问:“你不是说肚子饿吗?还想吃烤白薯吗?”  
“嘿嘿,好啊,吃你得了”  
“唉--你。。。。再这样我走了”美女给我搞得很窘。“玩笑也听不出来?嗯,是有点饿,要不我们现在出发?”
“嘿嘿-”古灵精怪的她打开自己的小包,从裏麵硬生生拽出两只用塑料袋包着的烤白薯往我桌前一放“吃吧,嘻嘻。”  
轮到我傻了,这。。。在酒店西餐厅吃烤白薯。。。开天闢地头一遭。
“咳-咳-能。。不能我拿上去在房间吃啊?”
“那你拿上去吃吧,我回去了,对了,这两个烤白薯4块钱,你埋单”她看出了我的尴尬,为她的恶作剧幸灾乐祸了。  
“那就在这裏吃,谁怕谁啊!”不能为了麵子把美女送走吧。  
打开塑料袋,顿时一股香味向外飘散,整个西餐厅弥漫着最质朴的味道。服务生过来说:先生,我们这裏不能自带食品。嗬嗬,我说你们这裏能提供这个我就向你们买好了,结果不了了之。
扮下一块闻闻,真的是香,好几年没吃这样的东西了,在她笑盈盈注视下放进嘴巴裏,热气腾腾的,在这寒冬吃起来别有一番味道。然后再扮下一块给她,她接过去就哇的一声,这幺烫,怎幺吃啊。我说我的皮厚,不怕烫。于是就借着不让细皮嫩肉的她受伤的理由,把每块撕下来的烤白薯直接递到她嘴巴边上,她刚开始犹豫了一下,接着就红着脸吃了。这样几个回合后,她就理所应当似的享受着我的服务了,两只手象小朋友上课一样放在桌子上,每次我递过去的时候,耸耸肩膀,人往前倾,性感的小嘴一张就能吃到,很调皮的姿势,真的是很可爱。我都春心蕩漾到初恋的那段时光了。  
旁桌的一个50多岁的老外也不知道是被烤白薯的香味吸引还是对我的喂法有意见,往我这裏看了一眼,我也是一时兴起,问他:would you liketo try some?结果得到回答:oh, yes, that's very kind of you, thank you.哭笑不得,分了一个给她,看来烤白薯的魅力真是无穷,包括我对麵的她,一个活生生的漂亮的烤白薯。  
很快,一个烤白薯就这幺吃完了,这时候真后悔把那个给老外了,要不然还可以多喂喂美女。于是我就很遗憾地对她说“我发现自己干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说完,用嘴努努了老外,聪慧的女孩子知道我说什幺,故意打着饱嗝说:“我饱了。”
又坐了一会儿,更加熟饪了,我也是碰到了个好对手,很活泼又看过很多书的女孩子,特别能找到共同话题。(题外话,本狼是很少去洗浴桑拿那种地方找XJ的,我一直认为纯粹肉体的发泄在事后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空虚,但是泡良过程中的身心愉悦却是在任何桑拿都无法体验到的,肉体的插入只是一种结果,70%的泡良乐趣存在于过程之中,特别是碰到素质优异的良家,和她们在一起,肉体的慾望会降低到最低点,取而代之的是你想挖掘她们的生活,以及对待你的态度,比如女孩子调皮捣蛋的天性,纯真和淫蕩交织在一块的人格,对我而言,看到女孩子穿着我的衬衫露出大腿一本正经地在房间裏吃早餐绝对比脱光了趴开大腿要来得刺激。)
离开时,旁桌老外很客气的再三说thank you,附加一句:you lucky guy, your girl friend is prettynice.(你这个幸运的家伙,你的女朋友非常漂亮) 谁知她直接回了他一句:thank you, but I am his aunt.(谢谢,不过我是他的阿姨),我是真的晕翻了。
到了大厅,在前台交了续住的押金,擡头看看前台的时锺,7点,问她去哪裏,一边是酒店大门,一边是通往房间的电梯,她歪着头脑咬着手指想了一想,说,要去吃饭,要狠狠的敲侄子一笔。  
正想伸手招出租车,她却说要坐三轮车,说,这幺冷的天,那些三轮车夫不容易,给他们点生意做做,我无语,除了点头,还能做什幺?由于天气冷,上车不一会儿她就开始打哆嗦,我很自然地把她搂过来,抓住她的细白无骨的小手放在我大衣的口袋中,没有反抗,一切都很自然,不是吗?
晚饭吃的很简单,在义乌的中央商贸区,找了家看起来装潢不错的就进去了,我也没有被狠狠的敲,四菜一汤,就100挂点零。吃饭间,聊得更开了,她23岁,江苏人,大学毕业就在义乌她叔叔开的贸易公司做事。
吃过晚饭,没有目的地走在中央商贸区,她挽着我的胳膊,虽然隔着大衣,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她胸前的那对小白兔在不时的摩擦我的手臂,手还是插在我的大衣口袋裏,就象一对情侣般地散步,路过一个酒吧,我说,进去喝几杯,可以暖暖身子。她说,她连啤酒也只能喝半杯,不过还是进去了。
我叫了双份的黑方,结果,酒吧服务员用葡萄酒杯倒了两杯过来,上帝啊,到底是谁开了这家酒吧,到底这帮员工有没有经过培训啊。跑了这幺多酒吧,居然碰到用葡萄酒杯装威士忌的,问服务员有没有老式杯,答曰:不知道老式杯是何物。我差点一口鲜血吐在吧台上。结果自己进吧台找到老式杯换上。
可能是觉得新鲜,她在酒单上挑了半天,要了杯鸡尾酒--长岛冰茶(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她是很少进酒吧的,狼们都知道这个鸡尾酒虽然叫“茶”但是绝对和“茶”没有关係,而且还烈地很),酒上来了,第一口就快让她梨花带雨地哭出来了,马上再叫杯清水用来漱口。嗬嗬。。末了,大叫这酒吧骗人。于是,告诉她,这酒是用金酒,龙舌兰酒,朗姆酒,伏特加和柑橙酒5种酒加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调配而成的,烈是理所应当的。她惊诧我对酒的了解,我也不做隐瞒一一告知,本狼对别的东西没什幺特别深的研究,但是对酒,我自问可以去一般的酒吧当个bartender还是绰绰有余的。
给她又叫了杯百利甜酒,嗬嗬,这下子高兴了,还有咖啡巧克力味道的酒啊,看得出来挺对胃口的。(提醒各位LY,根据本狼的经验,绝大部分美眉都喜欢这个百利甜,用来灌人比啤酒不知道要有效多少倍,口感好,但是酒精度有大概17度,一般的美眉2杯下去就受不了)  
又和她玩色子,大话说得比我还溜,因为和朋友去K房常玩这个,不过酒量摆在那裏,一杯百利甜下去就已经坐不大稳了。于是抱着他看酒吧投影上播放的猫和老鼠,我的手环着她的小腰,隔着薄毛衣可以感觉到她小腹的温度,见她没大反应,把手伸了进去,温润,如同抚摸一块和田玉般的温润,我小兄弟当时就擡头了,BS自己一下。我们谁也不说话,就这幺看着投影,不时大笑。当第二杯百利甜下去的时候,她已经醉了,无力地在我耳边吐着气:“我们回去吧。”奇怪,为什幺美女连醉酒气息都是香的?  
我用脸摩擦着她的耳根,然后用手恶作剧般的瘙了瘙她的肚子,引得她一阵乱扭,“走吧”,我喝光了第二杯双份黑方。
我是扛着她回饭店的,在电梯门口,巧的是碰到了吃了我们的烤白薯的老外,只能尴尬地向他说明"my aunt isdrunk"(我的阿姨喝醉了),他帮我摁了电梯的按钮,出去的时候冲我狡谐地一笑" take care of your little girlfriend, good night"(照顾好你的小女朋友,晚安)。靠,狐狸一样的老外。  
她醉了,是真的醉了,不过醉的很安静,长长的睫毛在床头灯下显得异常的美丽妖豔,我脱掉了她的外套和靴子,薄薄的毛衣下,是一具领男人无法抗拒的身体,修长但又不失丰腴的大腿交错着,饱满的胸部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我把被子轻轻地给她盖上,换上了饭店的浴袍,靠在床头,静静得凝视这个即将到手的尤物,就目前我看到的身体,挑剔的我找不到任何的瑕疵,靠近,再靠近,小巧白崭的耳垂带给视觉的张力无以伦比,我贪婪得吮吸着她颈部的气息,没有香水,但是非常淡的女人体香几乎让我不能自持。
君子取之有道,本狼是色,这点毫无疑问,但是本狼不淫不贱,我钻进被窝,把她抱在我的怀裏,手贴在她温润的小腹上,就这幺看着看着,就象对待自己女朋友般的,睡了过去。
她醒的时候大概午夜12点了,她一动,我也醒了,她随即还是很安静地趟在我怀裏一声不吭,过了几分锺,突然冒出一句“大色狼,你居然都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光了?!”  
“我不是穿这浴袍嘛,那裏光光了呀?再说,你看看你自己,一根毛也没少吧,我可什幺都没动。”  
“哼,还算有点人性。”
说完,她严肃小脸瞬时变成一张恶作剧的脸,居然要瘙我的痒,不过我对瘙痒免疫,她一脸失望,哈哈,既然这样,那幺你就难逃了,我上下左右前后一通乱瘙,把她弄得花枝乱颤气喘吁吁,“不来了,不来了,我洗澡去了。”
“要不我们一起去洗?”本狼双眼放光。  
“哼,不行,你先去洗。”又一脸严肃了,瞬即,又补充了一句“我头还是有点痛,再躺一会儿,你先洗吧。”
我向来没有为难人的习惯,既然不行,那就自己先洗洗,把小兄弟洗了好几遍,告诉它,对待美女,你可要表现出色一点啊。嗬嗬。。

出来时,看到她也换上了浴袍,坐在床头看电视,看到我出来,笑盈盈的伸开双手说:“来,抱抱,让阿姨闻闻香不香。”真是一个可爱又调皮的女孩,有这等好事本狼还不一个恶狼扑食飞将过去,上下其手,温玉满怀,哈哈。。没多久,她娇喘吁吁道“阿姨也要洗香香,等一下,乖。”真是被她打败了。狠狠得捏了下粉嫩的翘屁股放她进浴室。
听着浴室裏的水流声,小兄弟感到无比的兴奋,那硬度,可是相当的壮观啊,嗬嗬,随手看了下床头的手机,00:30了,翻了手机旁的钱包,等等,有问题,我那一叠厚厚的RMB呢,怎幺就剩这幺几张了?!下午才取了1500,西餐厅的咖啡和果汁是算在房费裏麵的,没用现金,吃晚饭用掉100,酒吧裏200,其他。。没什幺大的花费了呀,应该还剩1200的,怎幺就只有400了?!
难道是她?!靠,不是吧,脑袋轰的一下大了起来,怪不得刚才不和我一起洗澡,原来是趁我洗澡玩这种猫腻啊,我呸,我当我碰到个极品良家了,说半天就是只漂亮点的鸡罢了,要800直说好了,当老子给不起啊。真是越想越气氛,小兄弟霎时间也软了下来,操XJ也要操诚实XJ,这种玩下三烂手段的XJ老子没兴趣操!  
顿时摊在床上,回想起她的种种表现,真是看不出来啊,这幺个女孩子会是这种人吗?再仔细回忆了一下,没错,就花掉了300,没别的支出,钱包一直在我的口袋裏,真要掉钱,肯定全部掉光,不会剩400。
浴室裏水声停了,两分锺后,湿漉漉的她走了过来,换平时,我是最珍惜这种美人出浴时的景象的,但是现在,我却因为愤怒,对此视而不见。  
“坐。”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快,很顺从地坐在床边。

“怎幺了?”  
“我有件事情想不通。”  
“嗯?”  
“你有什幺困难吗?我指经济上。”  
“嗯?没有。” 她开始沈寂下来,一麵疑惑地看着我。
“嗯。。。。我。。。。的钱包少了800,有点纳闷。”我好不容易憋着说出了这句话。
一阵沈默
“你以为是我拿了?!” 聪明的女孩子一点便通。
“不是。。。我不在乎800,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让我很奇怪。”我有点心虚了。
“我怎幺知道它去哪裏了?!”她的声音带着点哭腔,眼睛裏开始变得湿润。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只是,我实在想不起来了。”说完 ,我过去想抱住她。
“放开我!你当我是什幺人?”她一下子站起来,躲开了我,抽泣立刻变成了泪水顺着她俏丽的脸庞滑落。
我开始后悔了,我实在不愿意相信这幺漂亮的女孩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但是我那800失蹤得的确有点蹊跷。  
“对不起,宝贝,我错了,一定是我自己花掉了,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原谅我好吗?不要哭了,笑一笑好吗?”我的心软了,但是嘴却笨了,我实在找不出可以平複她心情的话语,在一边懊恼不已。
抽泣声渐渐小了,她拿了她的衣服去了浴室,我知道,她要走了,今夜,注定我将独眠。  
“宝贝,不要走,我知道伤了你的心,请你原谅我,我发誓我相信你!请你不要走!”
穿戴整齐的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脸冰霜,我知道,我说什幺也无济于事了。
“在我走之前,我给你一个机会查看我的包。”她冷静起来的时候也是很吓人的。
“真是要走?不能原谅我?”我绝望了。
“你要不要看?”  
“没必要看,我相信你,请你不要走。”  
“那好,再见。”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咬下了嘴唇。
随着一声关门声,我轰然瘫倒在床上, 我终于为我的猜忌付出了代价。
3分锺后,我又反弹起来,TMD,都快1点了,让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家太不安全了,无论如何得送她回家,哪怕叫一辆出租车跟在她身后。
跑到电梯门口,没有人,下到大堂,还是没有人,问前台值班的小姐,说刚才没有人出去,“内容己过滤”我骂了我自己一句,我找到那失蹤的800元了,不就是交了续住的押金吗?问候你前台的母亲,我当时那个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
打她电话,关机了。我静静地坐在前台对麵的休息区又点了一根555,脑子很乱,尽是她的音容笑貌,那故意生气时厥起的小嘴,那放在我口袋裏的绵软小手,那一口长岛冰茶的梨花带雨,那一声“让阿姨抱抱”的可爱表情,我TMD真是个混球,见过拿800的XJ这幺敬业得从下午5点陪到半夜吗?象她这种素质的女孩子,随便去一个夜总会坐坐台都不止800。
555快烧到我手指的时候,一阵女人高跟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回蕩在午夜的大堂显得格外刺耳,是她,从大堂的卫生间出来,同时,她也看到了我。  
我快步走上前去,既然她不能留下来,那幺至少我要送她回去,这样我会好受一点。  
“我自己可以回去。”
找到了,交了续住的押金,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刚刚追你下来的时候看到前台才想起来。”
“哼,那又怎幺样?”  
“给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我知道你要走,请让我送你回去,这幺晚,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我很真诚得看着她。
沈默,显然是在考虑,她热辣辣得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刺穿我的角膜。  
“你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吗?”
“不是,你是特例,所以我想为我们不完美的结局画一个完美的句号。”
扑哧一下,她笑了:“既然你犯了这幺严重的错误,那幺是不是应该送朵玫瑰道歉弥补一下。“应该的,明天一早我就去买。”
“哼,没诚意,明天的玫瑰谁稀罕?”
“现在?”
“当然啦。”  
“我的大小姐,现在是午夜1点,谁家的花店能在这时候开呀?”  
“不管,拿不出我就一个人回去了。”
“等等,要是我给你玫瑰,你今晚不走好不好?”我突然想到我可以很简单地满足她这个愿望,天助我也。
“好,我看你能变什幺戏法!”她看扁了我拿不出她要的东西。
“一言为定,拉钩。”  
“跟我到房间裏来。”
“说好了啊,图片和塑料的不算。”
“放心,肯定不是图片,也不会是塑料的。”说完,重新拉回她的小手,上电梯。

房间裏  
“为我的鲁莽向你表示最诚挚的歉意,请你原谅我。”我把一朵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玫瑰放在她的麵前。(这是我白天去浦江的时候在一家水晶工艺品厂拿的样品,天知道会在这样的场合派上用场。外省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浦江号称水晶之乡,最多的就是这种小玩意儿了。)
她呆呆地看着这朵玫瑰,似乎眼睛有开始湿润了,半响,小手锤着我的肩膀娇声道:“哼,原来是水晶的,你好赖皮哦。”说完,又嘟其她那性感可爱的小嘴。  
“水晶不好幺,不会烂也不会败。”我不由分说地把她拉入怀中,紧紧地用我的嘴贴住她的嘴。
轻微的反抗之后便是热烈的回应,她灵巧的小香舌缠住我的舌头,好柔软,好温暖,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得攫取她香甜的津液,她的身体开始变软,瘫在我的怀中,还不时地一阵阵颤动,我知道,她不会再走了。
我的唇游离在她的唇,她的眼,她的耳垂,她的香颈之间,慢慢地,撩起毛衣,贴在她的小腹上,她一阵剧烈的颤抖,两手压住我的头,似乎在鼓励我继续前进,我把她放在床上,用舌头仔细地舔遍她如丝的背部,顺手解开了浅黄色的薄胸围,双手探入前胸,捧住那对可爱的小白兔生怕她调皮的逃跑,小巧的樱桃在我的抚摸下渐渐变硬变翘,她身体的颤抖一阵强过一阵。。。  
丝袜没了,裙子没了,小白内裤也滑到了脚踝,剩下的,是一具洁白无暇的身体,那幺的白,那幺的细腻,那幺的令我不能自拔,我轻轻拿开她遮住稀疏林地的小手放到唇边亲吻,另一手慢慢地摩挲大腿内测那令人喷血的柔软。张开她的腿,借着她体液的帮助,我进入的她的身体,坚硬的进入之后就被紧紧的包裹,火热地包裹,没有一丝缝隙,就连空气都不能进入。我,似乎飘蕩在云端。  
慢慢地,我坚硬地抽动,轻轻地,她无力地呻吟。随着我运动速率的加快,她快乐的呻吟也开始喷发,我忘乎所以地进出,直到她第二次僵硬无力的那一刻。一阵颤栗之后,她依旧起伏的小白兔上到处都是我的痕迹,凄凄芳草地上也是晨露点点。  
一起沐浴,我尽情的欣赏着她的身体,165的身高,不大不小的酥胸,配上两颗浅浅的小樱桃,完美。臀部很翘,短且圆,不像一般东方女性那样带着棱角,背脊到臀部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即使赤脚站着也是女性曲线毕露。我忍不住又再一次坚挺,在她背后站立着完成一次交媾。  
是夜,我抱着她睡着了,温香满怀,得女如此,夫複何求?无梦,无憾。  
清晨,一起醒来,调皮的她光着腿穿了我的衬衫去洗脸刷牙,看到这幺天真无邪的可人儿,在房间裏蹦蹦跳跳,我又开始血脉喷张了。叫了早餐到房间裏,抱她在怀吃早点,我硬得都开始痛了,调皮的她一边装作很认真地啃羊角麵包,一边安抚小弟弟:“弟弟饿不饿啊,要不要吃牛奶麵包呀?”  
彻底被她打败了,小弟弟对牛奶麵包没兴趣,只能进入她的身体寻找安慰。这次,她为她的调皮付出了代价,完事之后躺在床上半天没动静。
快到10点了,工厂的司机很快要来接我了,她帮我很细致地叠好衣服放入行李箱,一副居家小女人的模样,我又怜又爱。  
“我今天上班迟到了,肯定要被叔叔骂了,你这个坏蛋。”
“呀,该死,下次保证不让你迟到。”
“还有下次啊?!讨厌。”
“保证有下次,除非你不想见我。”  
“嗯。。。。那你下次要给我真的玫瑰。”
“嗯,好的,保证100%新鲜。”
自从认识她以后,我觉得开始陷入一个无底的快乐黑洞,为了这个小情人,我开始频繁来往于义乌和我所在的城市,虽然累,但我开心,而且无法自拔,和她相处越久,我越是不舍得离开这个尤物,她真是充分满足了男人对客厅裏的贵妇,厨房裏的主妇,卧室裏的蕩妇的幻想。而且她对我极好,能处处为我着想,知道我有女朋友,从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给我,都是在QQ上留言。
我最担心的事情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当我的未婚妻和老妈怒气冲冲埋怨我一个月有4个周末不在家裏的时候,我知道,我玩过火了,我爱上了她。  
要不是我有婚约在身,我想我真的会娶她。她大学时期的男朋友出国后她也感觉维持这段感情无望,我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出轨对象,开始没什幺特别的原因,无非是学曆谈吐长相都比较合她的心意,后来也慢慢发现我对她的好,就把我当作新的异地男朋友了。
义乌有许多的小老板在追她,但是都被她斥为土包子,义乌的兄弟们,我也不知道说什幺好了。  
今年4月,我完婚,结婚前的1个星期,我特地跑了一趟义乌,和她呆了两天。  
“我。。。要结婚了。”  
“。。。。真的?恭喜。。。新娘子漂亮吗?”
“没有你漂亮。”  
“嗯。。。。。”
“我和她很早就有婚约了,以后我。。。。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应该的,结婚了,就应该收收心了,要顾家。” 她背过身去,我分明看到泪水悄然滑落。“我。。。新认识个做金属製品的小老板,人还不错,和你一样油嘴滑舌,可能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
“怎幺了?”  
“让我抱抱好吗?”我哽咽了。  
她顺从的钻入我的怀裏,这是我最后一次抱她。  
离开她家的那一刻,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怕爱上你所以离开你,你一定要幸福。
看到短消息已经传送出去了,我挖下手机电板,换上新的SIM卡,把那张储存着她号码的SIM卡丢下车窗,我的眼睛一定红了。
对了,她叫青儿。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